揭秘中国橄榄球少年日本生活 NFL只是理想状态

每天清晨,张天授都会准时地离开日本奈良的家,坐着火车去位于京都的高中上学。在日本繁忙的交通高峰时分,行走在人流中的他看起来和一名普通的日本中学生没有多大的差别,唯一有所不同的可能就是他略显壮实的身材。另外,他还是个地地道道的上海小囡。他的朋友都爱叫他“兽兽”。

兽兽是日本立命馆大学附属宇治高中的高三学生。和国内的高三学生一样,日本的高中三年级学生们也正处在为能念上优秀大学而埋头苦读的关键一年。不过,对于兽兽来说,一切都似乎没有那么艰难——只要学科成绩都达到及格线,他就能直接升入日本有名的立命馆大学,并顺理成章地成为大学橄榄球队的队员。

由于母亲工作上的需要,兽兽初中二年级时就随家长来到日本定居。随后,从小就热爱体育的他以篮球特长生的身份被推荐进入立命馆大学附属的私立宇治高中就读。入学后,他的身体条件被教练直呼“捡到宝”,于是进入该校有名的橄榄球队也成了一桩理所当然的事情。从此,他的生活就与橄榄球脱不了干系了。

日本的高中橄榄球联盟有着完善的体系与制度,每年春秋两个赛季,兽兽都要同日本队友一起,为学校的荣誉而战。兽兽介绍,宇治高中的橄榄球队在日本高中里也算得上小有名气,学校专门从美国聘请了有大学橄榄球队经历的教练来训练像兽兽这样的高中生们,一切标准都朝着“职业化”看齐。

兽兽非常热爱橄榄球运动,在日本每天接触橄榄球不说,即使偶尔回上海度假,他也会主动找一个叫做“达阵联盟”的橄榄球俱乐部玩球。“希望橄榄球运动能在国内得到好好的推广。”兽兽一本正经地说道。

除了为橄榄球运动付出自己的汗水与努力,作为一名19岁的男孩子,兽兽也有他这个年龄段必有的烦恼,不过绝不是与女孩子之间的“感情纠葛”——“有一门英语挂科了……”说到这个,兽兽的语气中不免透着一股失意的味道。

这学期,兽兽实实在在地遇到了一个体育生通常都会遇到的问题——课业成绩不过关。其实,他平时的学习成绩在班级里好歹也算是中等,但是一碰上令他头疼的英语语法他就没辙了。“我的英语口语和听力都还行,只有这需要记忆的语法,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搞定。”并非兽兽的记忆力有问题,只因每天的橄榄球训练早就将他的课余时间排满了,令他一回家就倒头睡觉,一点复习功课的时间也没有,这对于需要反复记忆的语法学习来说无疑是个“灾难”。“如果这门课再过不了的话,那我就别想直升了。”兽兽担心地说。

喜欢看日剧的人一定会对电视剧中所表现的日本中学生欺负同学的故事情节印象深刻,听兽兽介绍,这些虽然都是比较夸张的演出,但在现实生活中也偶尔会发生。“我见过一些同样来自中国的学生被日本同学欺负的。”兽兽坦言,“但主要是因为被欺负的人都比较瘦弱,看上去好欺负的缘故。他们是绝对不会欺负我的。”话说在日本,对于像橄榄球这种力量型运动来说,兽兽的身体条件算得上同龄人中佼佼者,在球队里颇得教练重视。不过因为身份特殊,他有自己难言的压力。

“虽然我现在有了日本长久居住权,但我的国籍依然是中国,我是个中国人,这一点是不能改变的。”不仅如此,兽兽也是橄榄球队里唯一的中国籍选手,加上又被教练看重,难免会有人心生嫉妒,自己的一举一动都会受到关注。“我在训练的时候总是比别人格外卖力,因为我知道,如果我比别人落后的话就会被大家小看。”对于自己的身份,兽兽的心里一直都是亮堂堂的。

想要将橄榄球之路走下去,回国是肯定不可能的,唯一的出路还是留在国外。在兽兽的计划里,最理想的状态就是最终能够被美国的橄榄球联盟(NFL)看中。但这似乎还是一个虚无缥缈的美梦,“我现在身高174厘米,这远远达不到美国橄榄球运动员的标准,在那里,身高至少要185厘米。”兽兽又说,“但是如果大学毕业后能入选日本职业橄榄球队也不错。”19岁的兽兽对自己的人生已经有了自己的思考:“在日本,橄榄球比不上棒球,许多职业橄榄球运动员都需要有第二份职业来养活自己。”其实,只要兽兽能顺利完成大学学业,他就能直接进入与大学相关的企业就职,“但我还是想成为一个职业橄榄球运动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