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龄老人爱打网球 自驾千里参赛痴心不减

上周,四川省第七届老年人运动会网球赛在省运动技术学院落幕,来自全省各市、州和省级行业系统的22支代表队参加了比赛,318名运动员的参赛人数也创了省老运会网球赛的历史新高。

赛场上,老运动员们显得生龙活虎, 一招一式打得有板有眼。他们都是超过55岁的高龄选手,有的是纯粹的网球爱好者,有的是曾经的“专业选手”,亲眼见证了网球在四川的发展历程。

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对于这些活跃在网球场上的老将,他们堪称四川网球难得的“宝贝”。

年近40才线岁获得第一个全国网球冠军,满头银发的董宝善看起来有点儿“大器晚成”。然而,今年66岁的董宝善在他所在的老年网球俱乐部里却正直“当打之年”,因为参加本届老年网球比赛的选手最小年龄限制也才55岁。董宝善2010年在浙江临海市获得全国第一届老年网球比赛冠军,今年又在辽宁锦州市获得第二届全国老年网球比赛的总冠军,如今他在全国老年网球圈子里是响当当的人物。

董宝善在南充内燃机厂当了十几年工人,他的父母原来都是西南师范大学的体育老师,他很小的时候就在父母的影响下接触了网球,“我父母网球水平都很高,母亲还是1956年全国网球比赛亚军,虽然我小时候偶尔也打一下网球,但线年开始的,那时候现在的世界第一德约科维奇(微博)还没有出生呢。”

出于对网球的痴迷,董宝善还在成都体育学院进修了函授课程,后来到南充市第六中学当体育教师,还被西南石油大学聘请当过网球教练。“最开始由于年龄限制,不能参加老年网球比赛,我就给别人当教练,当陪练,但一直没有中断过网球训练。”中年重拾网球开始参赛后,董宝善在网球道路上越走越顺,在网球中收获了很多乐趣,“我现在出去比赛很多时候都是叫上几个老朋友自己开车去。去年到南京参加比赛,我就是自己开车,比赛完还到苏州太湖去游玩,回来的时候经过洛阳还在那里住了一夜,一千多公里的自驾游也是很有意思的。”

在圈子里,董宝善还因为收集了大量网球资料而出名,诸多收藏甚至可以办个小型“网球展览馆”。“我从1984年就开始收集《体育参考》、《中国体育报》等体育报纸,把上面与网球相关的报道都剪下来做成册子,这些册子现在堆起来差不多也快一米高了。”除了剪报,董宝善还收集了十几年的《网球天地》、《网球俱乐部》等杂志,还制作了大量的电视录像带,“我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就收集网球明星的录像资料。”

董宝善还把自己曾经使用过的网球拍全都收藏作纪念,到现在为止他已经收集了二三十把,其中有四五把新中国成立前使用的木制球拍,几把后来的铝合金制球拍,还有很多当下流行的碳纤维球拍,其中有两把球拍还是他父亲早年在美国留学时带回来的。此外,董宝善还收集各种球弦,连网球运动早期时使用的羊肠弦他都还有保存。

打球时球拍断弦是很常见的事,现在的职业运动员拉弦都是用专业机器。现在市面上一般的拉弦机都得两三千块钱,好一点的甚至上万,然而学机械出身的董宝善一共花了十块钱就自己做了一个拉弦机,“我捡了一些工厂里不用的废料,花十块钱买了个小工具,然后就自己动手琢磨着做了个拉弦机,自己动手拉弦,现在这个拉弦机还在我家里面。”

李成标出生于网球世家,两岁就开始接触网球,堪称四川省网球事业的先驱,已经78岁高龄的他现在是四川省老年网球俱乐部的教练,还是本次老年网球比赛仲裁委员会成员。“我从小就打网球,退休了也放不下网球,现在基本上每周都还要打网球。”曾担任过四川省网球队教练的李成标这一辈子注定难舍网球。

李成标的父亲是网球教练,在父亲的影响下,他两岁就开始接触网球,11岁时跟着父亲在上海一家网球会当球童,14岁的时候随父亲到杭州当网球陪练员。在父亲的带领下,李成标在十几岁的时候就可以靠网球挣钱了,“当时我去给人家当球童,有时候也当陪练,他们至少每天管顿好饭吧。这在那个年代已经很不错了,过年过节的时候,他们还会给我发一些红包。”

李成标回忆说,新中国成立前,上海市有个非常出名的上海绿灯网球会,球会有四块标准红土网球场,当时会员有200多人,大多都是金融界、企业界的名流。不过,那时中国网球的水平很低,当时最好的网球选手之一的徐成济也曾参加过温网资格赛,但没能进入正赛。1948年,上海绿灯网球会解散了。直到新中国成立后的1951年,在时任上海市长陈毅的支持下,上海才成立了新中国第一支网球队。

李成标1956年从上海来到成都,代表四川网球队参加比赛,1961年开始担任四川省网球队教练,见证了四川省网球事业的发展。李成标说四川省网球事业起步很早,新中国成立前就有很多人打网球。1953年开始,国家重点支持网球发展,四川省就是国家重点扶持的六个省市之一,“当时就说,再困难也不能解散网球队。”

据李成标介绍,成都市的网球事业在新中国成立前就有很大的发展,而且一切还跟“傻儿师长”有关。“成都最早的网球场是1916年华西协和大学华美学院的路易斯网球场,最早打网球的都是洋教师,而四川人打网球是从民国时期的川军师长范绍增(绰号“范哈儿”,即“傻儿师长”的原型)开始的。”范绍增1933年到上海出差的时候,发现打网球很有趣,就自己出钱请当时最出名的林宝华、邱飞海、王文政和钱耀斌四大网球名人到成都进行网球表演,还在少城公园纪念碑旁修建了网球场。此后,成都打网球的人就越来越多,经济条件好一点的人甚至修了私人网球场,“当时成都的网球场有50多个,球和拍都是从美国、英国进口的。”范绍增本人也十分喜欢打网球,他不仅在重庆老家“范庄”里面修有高档的网球场,就连驻防的县城也修有网球场地。解放战争后期,范绍增在成都起义,新中国成立后,喜欢网球的他曾担任河南省体委副主任,还是中国网协第一届委员。

有一段时间,四川的网球事业曾一度中断,省网球队也被改组成四川省羽毛球队。不过,后来在几代人的共同努力下,四川网球又得到蓬勃发展,“郑洁(微博)、晏紫是四川网球的骄傲,是四川网球前辈五十年奋斗的最好回报。”提到大满贯冠军郑洁和晏紫,李成标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

上周,四川省第七届老年人运动会网球赛在省运动技术学院落幕,来自全省各市、州和省级行业系统的22支代表队参加了比赛,318名运动员的参赛人数也创了省老运会网球赛的历史新高。

赛场上,老运动员们显得生龙活虎, 一招一式打得有板有眼。他们都是超过55岁的高龄选手,有的是纯粹的网球爱好者,有的是曾经的“专业选手”,亲眼见证了网球在四川的发展历程。

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对于这些活跃在网球场上的老将,他们堪称四川网球难得的“宝贝”。

年近40才线岁获得第一个全国网球冠军,满头银发的董宝善看起来有点儿“大器晚成”。然而,今年66岁的董宝善在他所在的老年网球俱乐部里却正直“当打之年”,因为参加本届老年网球比赛的选手最小年龄限制也才55岁。董宝善2010年在浙江临海市获得全国第一届老年网球比赛冠军,今年又在辽宁锦州市获得第二届全国老年网球比赛的总冠军,如今他在全国老年网球圈子里是响当当的人物。

董宝善在南充内燃机厂当了十几年工人,他的父母原来都是西南师范大学的体育老师,他很小的时候就在父母的影响下接触了网球,“我父母网球水平都很高,母亲还是1956年全国网球比赛亚军,虽然我小时候偶尔也打一下网球,但线年开始的,那时候现在的世界第一德约科维奇还没有出生呢。”

出于对网球的痴迷,董宝善还在成都体育学院进修了函授课程,后来到南充市第六中学当体育教师,还被西南石油大学聘请当过网球教练。“最开始由于年龄限制,不能参加老年网球比赛,我就给别人当教练,当陪练,但一直没有中断过网球训练。”中年重拾网球开始参赛后,董宝善在网球道路上越走越顺,在网球中收获了很多乐趣,“我现在出去比赛很多时候都是叫上几个老朋友自己开车去。去年到南京参加比赛,我就是自己开车,比赛完还到苏州太湖去游玩,回来的时候经过洛阳还在那里住了一夜,一千多公里的自驾游也是很有意思的。”

在圈子里,董宝善还因为收集了大量网球资料而出名,诸多收藏甚至可以办个小型“网球展览馆”。“我从1984年就开始收集《体育参考》、《中国体育报》等体育报纸,把上面与网球相关的报道都剪下来做成册子,这些册子现在堆起来差不多也快一米高了。”除了剪报,董宝善还收集了十几年的《网球天地》、《网球俱乐部》等杂志,还制作了大量的电视录像带,“我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就收集网球明星的录像资料。”

董宝善还把自己曾经使用过的网球拍全都收藏作纪念,到现在为止他已经收集了二三十把,其中有四五把新中国成立前使用的木制球拍,几把后来的铝合金制球拍,还有很多当下流行的碳纤维球拍,其中有两把球拍还是他父亲早年在美国留学时带回来的。此外,董宝善还收集各种球弦,连网球运动早期时使用的羊肠弦他都还有保存。

打球时球拍断弦是很常见的事,现在的职业运动员拉弦都是用专业机器。现在市面上一般的拉弦机都得两三千块钱,好一点的甚至上万,然而学机械出身的董宝善一共花了十块钱就自己做了一个拉弦机,“我捡了一些工厂里不用的废料,花十块钱买了个小工具,然后就自己动手琢磨着做了个拉弦机,自己动手拉弦,现在这个拉弦机还在我家里面。”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粤)—非营业性—2017-015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